您现在所在的位置:主页 > 财经资讯 >

宝鹃的浅笑里都是安陵容的不幸_娱乐频道_东方资讯

发布日期:2020-05-25 00:30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多看几遍《甄?传》,不像最初那么厌恶安陵容了。倒是宝鹃的每一次浅笑,都让我觉得阴冷,如奸计得逞时的偷笑。如果安陵容身边的人是崔槿汐,或许她还能独善其身。如果身边的人是翠果,或许她能像欣常在,隐忍着笑到最后。

甄?第一次训导她的工人时,就说:做奴才的伶俐自然是好,忠心更重要。而安陵容身边的宝鹃就是个伶俐的人,她把安陵容内心的不安,看的透彻而真切。拿捏主子的秉性,尤其是弱点,大概是一个奴才最好的安生立命之法。甚至可以反控住主子。

同样是处理贴身随从替主子打抱不平的事情。沈眉庄说的是:背后议论小主,成什么体统。同时解释道:她现在得宠,你越是议论她,越是给自己找麻烦。甄?对浣碧说的是:她是小主,怎么炫耀都可以,你是侍从,要认清自己的地位。果郡王对阿晋说的是:他自己是一个先皇的皇子,有时候还不如一个战功赫赫的将军,自己要低调,不必争一时意气。而安陵容说的是:别说了,自己知道就可以了。

相较之下,前三者是保持了主的身段,眼界高于仆,言辞间意在调教。而安陵容显然已经和宝鹃产生了同样的情绪,甚至又反被宝鹃刺激。

从宝鹃第一次在安陵容面前非议其他宫嫔,而没有被训诫开始,她就已经找到了一条拉近她与安陵容关系的道路,逐渐消融着主仆界线。这对于安陵容而言,是个危险的信号,意味着这个贴身侍婢有了左右她的思想的机会。反观沈眉庄和甄?,都曾及时遏制自己的宫人议论是非。

这是安陵容的不幸,她出生不高,所以对主仆的概念不如沈眉庄与甄?强烈。这让安陵容天然少了一道防御宝鹃怂恿挑拨的防护墙。

跟了一个不得宠的主子,奴才的日子只会更加不好过。所以宝鹃挑准了时机,在安陵容受委屈哭泣的时候,笃定地鼓动安陵容去争宠。在宫里耳濡目染的宝鹃,早已不相信什么情谊,反而她有意于“结盟”,让主仆两人融为一体。平日里,她顺着安陵容多疑的性子,把沈眉庄和甄?一个一个地往坏里解读。这其中,有皇后的授意,也有她自己的私心。如此这般,安陵容在宫里再也没有体己的姐妹,唯有与她唇齿相依。

安陵容扎小人,诅咒华妃被人告密。从此安陵容只能跪在皇后脚边,甘心做她的鹰犬。而这个告密者,细数延禧宫的丫头,不是菊青就是宝鹃。剧中没有揭秘,留待观众自己忖度。但是,宝鹃从中却学到了什么叫“把柄”,而且反其道用之。她故意让安陵容发现她去富察贵人的墙角埋石灰,行厌胜之术。安陵容是主,她是仆。与其拿住安陵容的把柄,终有一日,主子会不堪威胁而来个鱼死网破;还不如把自己的把柄交到她手里保管,长长久久。如她所愿,安陵容看见了一个与自己一样傻傻的姑娘,在心疼与感激之余,言辞恳切地坦诚要与她相互扶持。

然而,如安陵容这般心思敏感,多疑多虑之人,真会看不出宝鹃的算盘珠子是怎么拨的吗?宝鹃行的聪明,她口中所谓的石灰混了马尿埋墙根,不过是个“偏方”,也许还是她自己胡诌的。即使被人抓住也是不会招来真正的责罚。目的无非是要造一个主仆坦诚的契机。如非不是故意,怎么不在外头洗净了手再进来,非要让自己看见?前些日子,自己才被皇后抓住,还一气之下打了宝鹃一个耳光,怎么宝鹃还会犯同样的错误。

安陵容握着宝鹃的手,恳切的眼神里,还有那么些许恳求:“我们既已结盟,请你也别再害我。”通过宝鹃的眼睛,安陵容看见的是那个笑语盈盈,却心思阴狠的皇后。这个三方联盟,就此达成。

那一碗一碗的断绝她子嗣希望的药,无不是在宝鹃的注视中,一饮而下。皇后一句,那就让她的嗓子坏透了吧。宝鹃就端着一碗药就来了。怀疑是祺嫔下的手,却从没有深究过。就如同那次扎小人被告密,宝鹃甩锅给菊青,她也没有深究。这是真的对宝鹃深信不疑,还是觉得追查到底只会有害无益。

后期的安陵容透过宝鹃,向皇后传达着自己的忠诚,所以皇后从未察觉过她的异心,甚至没发现她已经在收集“皇后杀了皇后”的证据。哪里还有什么“忠”与“不忠”呢,不过是

宝鹃那淡淡的浅笑,真的像极了皇后不怀好意的笑。他们每笑一次,预示着加注在安陵容身上的不幸又多了一重。

  • Power by DedeCms